平昌零距离

搜索
查看: 21930|回复: 8
收起左侧

[百姓话题] 父爱伴我守边疆一一品读我父親写给我的80封家书

 
发表于 2019-5-1 08: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的父親1930年生人,再过两个多月就要跨过90岁的门坎了。现在除了眼睛不好使,血压有点偏高,行动有些缓慢外,生活还能自理,并且讲起话来头头是道,有时甚至超过了我的逻辑思维能力。

   

   



我退休后为了照顾孙子,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成都。想着老父親年事已高,母亲不在,他独自生活,我一般一两个月回来一趟老家,看他老人家一下,与他说说话,帮他拖拖地。

   

   



回想父親对我人生的教诲,为我成长倾注的心血,这几天我翻箱倒柜找出了他写给我的书信。

   



他写给我的书信应该很多,但我只找出了80封,其中1984年昆明陆军学院时8封,1984年至1986年在边防连队时31封,1986年至1992年边防团队政治处机关时41封,1992年至1998年以后在驻川部队时1封。

   

   



我1981年10月入伍,1998年7月转业,在部队服役18年。最初一年在十二连(后来被中央军委授予“戍边英雄连”)当战士坚守扣林山阵地,后来考入昆明陆军学院,两年后毕业分回当兵时的边防团队在七连任排长(中央军委授予"边防钢七连″),接着在边防团队政治处机关任干事。1992年交流驻川团队任政治处组织股长,后进入武警序列任团队司令部协理员,1998年离开部队到地方工作。

   

   



从现在保存的信件看,进入陆军学院前在新兵连和扣林山边防十二连阵地。这一年多时间,这是我人生起步最关键的时候,父親不可能没有给我写信,而且从我们家和我的情况看,应该还写得比其他时候更多。可能我们在边防时考虑敌情看了信就销毁了,可能我们转换阵地弄掉了,可能我们在陆军学院进行作战物资分类"三分四定"清理了。而在陆军学院的时的8封信也只是1984年3月到7月这最后一学期的,说明也可能分类放置时弄掉了。还有在驻川部队6年,仅有一封,尽管那时部队距家近了,可以通电话了,父親相信我长大了不那么为我操心了,但完全不至于6年才给我写一封信,我想找父親那里我给他写的信对应一下。父親说我给他写的信有很大一包,他留了二十多年我都没有去要,前几年搬家时想到我已经转业地方工作,不必回首那些艰苦岁月才全部销毁了的。

   

   



我在想,也许他给我写的其他现在不存在的信件也在其中,因为我探亲转业也放过东西在父親家,也许我就翻弄过没有放回原处。30多年的事了,记忆也模糊了,一切皆有可能。

   

   



捧着父親过去的来信,我仿佛觉得这不仅仅是信件,这是父母对儿女的心血的凝聚,这是父母对儿女关爱的见证,是我人生成长的记载。如果没有这些信件,或许我的人生不会是今天这样。

   

   



1980年10月,将满18岁的我,正在我们乡上高中复读。秋季开学不久,征兵工作展开。我的同学问我云南边防征兵,去不去报名应征?这当兵,既可改变我读书前景难料的命运,还有杀敌立功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我和同学一道兴高彩烈跑去报名。直到体检结束,需要政审时父母才知道。

   

   



征兵的所有程序走完,我们大概是10月底定兵,11月初在县武装部集中离开家乡,5天之后到了云南边防。

   

   



1979年自卫还击刚刚结束,1980年直接招到边防的新兵,其目的可想而知,其训练可想而知,其艰苦可想而知。尽管我是背着父母主动报名参军到的部队,但我自己知道,我那喝了一大碗开水吃了一大碗面条才96斤的单薄身体,父親是对我放心不下的,我还是会对新的生活诸多不适应的。我的父親是会急切地关注着我给我写信回信,鼓励我的。

   

   



新兵结束下到连队不久,我就得了皮肤病,也许是水土不服,也许是晴天一身泥,雨天一身汗,在地上摸爬滚打,加之新兵连直接在地上铺着谷草当床铺潮湿造成的,身上奇痒难忍,吃不能吃,睡不能睡,连队,营里,团里,几片片剂药根本不起作用,后来弄的硫磺还是什么东西涂在身上像抹的鸡蛋黄一样,那气味刺激得班上的战友躲之不及。尽管部队教育抓得紧,尽管战友们还是给我温暖,但我身体导致的精神就是难以支撑。春节后不久,我被送到陆军笫67野战医院。在地方都不知道医院门朝哪里开的人,一到部队不久就住院,显得孤独,显得失望,显得无助,赶紧给父親发了电报。父親火速回电。现在电报找不到,内容记不起,但我唯一记得的是父親给我电汇了15元钱到医院。那时,我们战士的津贴是7元,父親的工资是23吗45元?反正我入伍时亲戚朋友给我的零用钱总数是62元吗64元?父親电汇我15元钱可算是钱了,但我根本不得用的,吃饭不用钱,住院不用钱,买牙膏信封我每月7元津贴还用不完,那是对我的精神的慰藉。



   



三年之后,我当了干部,每月64元工资,我分两次就给父親寄了700元钱,他把钱给我存起准备再凑几百元给我买个地基解决我的住房问题,然而,好事未能成功。

   

   


父親出生在旧社会,读书不多,但也初中肄业,后来又当过乡镇小学校长,最后从事着教育系统工作,还是有一定的教人育人本事,我当兵到云南边防,他为了我的成长,可以说竭尽全力关心我,教育我,开导我,为我分解忧愁,让我安心部队,杀敌立功。

   



我父親母親养育我们姐弟6个,其中我大哥很小就成了残疾人,腿脚不便,要人照顾。我当兵后,到了枪炮声不断的边防,他们和所有父母一样担心,操心。我们刚当兵时,正放咉着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再见吧,妈妈》等军事题材影片,母親心情不好受,经常是以泪洗面,父亲也经常为我担心,但他要强忍泪水,安慰母親,还讲儿子到边防作战的光荣和自豪,家中的诸多困难他们自行解决,很少给我说过或者说也是一笔带过。

   


我这里保留的80封信件中,他经常重点讲的有四点,一是要有强健的身体,二是要有较强的指挥才能,三是要加强学习,四是要搞好官兵团结。特别是加强学习,他强调要在理论中学习,要在实践中学习,面对边防作战环境,要在战斗中学习,并到战斗中去检验。为了提高我的理论素养,他还专门给我寄来《孙子兵法浅释》和语文基础方面的书藉。



   



我的父親来信,会根据我各个不同时期情况关心帮助我。我有成绩时他鼓励,我做得不好时他引导,他力所能及为我成长进步铺路。

   

   



1984年3至7月,我在昆明陆军学院即将毕业之际。这军校最后的时日,训练强度非常大,考试科目非常多,与此同时我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时我们的神经绷得紧紧的,除了自己调节外,多想家人朋友给予舒缓呀。这一学期,父亲给我写了8封信,讲对待身体,对待学习,对待考试,对待成绩,对待老师,对待同学,对待入党,对待进步,对待边防,对待分配等等,我想到了的,他想到了;我没有想到的,他也想到了。



   



1984年6月18日,他来信同样给我很多教导后,还给我寄来了20元钱,说是对我学习结束的奖励,在我最后学业之际,多买补品,保证身体需要圆满毕业。

   

      

   
在7月1日陆军学院毕业时的最后一封信中,还指出了尽管他们希望我在毕业之际能够探亲,但要求我一切以大局为重,愉快服从组织安排。如果探亲,路费由他出,于是又寄来了40元钱。我的父親在80年代中前期,一瓶500毫升的鱼肝油可以吃半年。不到一个月之内,给我寄出了他将近两个月的工资,可见他的慷慨。除了我用他的钱买点必须的麦乳精补充营养之外,把他的钱都是存起来的。



   



1984年7月,我回到了老部队,分到了中央军委授予"边防钢七连"的连队任一排长。父親收到我7月29日的来信,他写道,你不辜负党的培养,组织的信任,完成了学习任务,分配到了边防,肩负着祖国的重托,战友的希望,家中表示支持,在光荣的部队接受光荣的任务。你经常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我表示赞成,但愿以此警示自己。

   

   

   
1987年,我从连队借调到政治处宣传股从事新闻报道工作,所写报道,开始在各地报刊变成"火柴盒"、"豆腐块"。《通川日报》给我和另一个部队的新闻干事胥坚开设了固定专栏“来自前线的报道”,父亲看了我发表在《通川日报》上的五六期报道后,甚是兴奋。2月27日他利用在达县开会的机会顺便到《通川日报》去了一趟。报社听说是写稿的前线战士的父亲来了,一位姓尧的副总编辑还接待了他。副总编辑与他谈了报社用稿的情况,并告诉他说因为版面有限,我们去的稿子他们一次只能用5-600字。要求作者用精练的笔墨把事实叙述清楚。同时这位尧副总编辑还说他在青岛开会时认识我们部队所在地的文山报社任副总编,以后介绍给我认识。父親在1987年3月3日的来信中给我告诉了这些。这以后他更加关注《通川日报》。1987年4月6日,他给我来信还谈到我稿子用出来后,报纸上一个字前后顺序用颠倒的情况。他说昨天收到《通川日报》星期刊发表的你和刘政修的文章,《云南少数民族婚俗奇趣录》下面三个小标题《傣族订情结婚的礼品》、《僾伲人的情书》、《白族拴手结婚》,还加了花朵和花边。只不过《白族拴手结婚〉因为“白”字用错了位置。父亲说,是否是排版有误,若是排版有误,报社会发现的,今后会注意。如是作者特别是你出现的失误,今后稿件写成后要再次查考,推敲。词语,字义,字形都必须工整,使人易懂易读。



  


  读着父親的来信,我还真想把重点内容摘抄出来慢慢品味,再次领会。是父親是部队是组织是大家共同努力造就了我,使我在部队考了学提了干,加入了党组织,并且在老山,八里河东山的防御作战中,在平常工作中,在新闻报道中,四次荣立三等功。



   



而今天,尽管我退休了,父亲已经90岁高龄了,我们平时没有过问他多少,有时甚至还给他耍一点性格,而他确总是对我们问寒问暖。天冷了,要注意添加衣服,天热了,要舍得打开空调。即使我有时到成都,旱早地出门,他知道后也要尽量送我一程,并且到了之后如果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他打电话他还要先打过来问候。无论我走到哪里,父爱就到了哪里。



      



我的父亲,不仅用爱陪伴我守护了边防,守护了国防,还用心让我守护着人生的幸福。


  啊,父爱如山!

20
20
20
20
20
20
20
20
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09: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脸猫 发表于 2019-5-14 16:03
有故事的老革命啊!点赞

,谢谢哟,还算不上是老革命哟。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4 16: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故事的老革命啊!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4 16:0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班长是哪里人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父亲的家书,父亲如山的爱,拜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09: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色骨头 发表于 2019-5-14 16:04
老班长是哪里人啊?

战友好,我是原来的江口镇农村人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09: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佛头寨 发表于 2019-5-14 22:32
父亲的家书,父亲如山的爱,拜读了

谢谢,天下父母都关爱儿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你也该回来陪他度过晚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禅宗 发表于 2019-06-22 01:32
你也该回来陪他度过晚年了?

谢您关心,我兄弟在父亲身边,我每月回来看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