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平昌论坛   “戍边英雄连”参战官兵纪念收复老山34周年老山行
返回列表
12345
楼主: 军旅十八年
收起左侧

[话题] “戍边英雄连”参战官兵纪念收复老山34周年老山行

    [复制链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了,1980年一同从平昌入伍在一个连队的冯姓战友前天因病不在了。当年我们在一个连队我却不认识他和另一名平昌战友,因为我们各在一个阵地,平时无从认识和见面。我们的相识是去年“戍边英雄连”纪念老山作战34周年时,一个连队的平昌战友说还有两个平昌战友也是我们连队的,我才认识了他们二位。这样的情况不是我亲身经历我自己都不会相信,可见当年在前线的艰苦状况。我今天说这话,不知会不会引起一些同志的不适。如果引起不适,请予包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冯言平战友追悼会上的悼词
----“戍边英雄连”退役老兵
巍巍扣林垂泪,滔滔盘龙默哀。正当我们“戍边英雄连”在全国各地的参战退役老兵和全国人民一道万家团聚欢庆新春佳节之际,我们惊闻我们的好战友冯言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开人世。我们心情沉重,我们悲痛万分!
由于山隔水远,我们不能前来悼念,我们只能派代表表达我们的哀思。
冯言平战友,当年你和你们平昌战友一道,在对越作战枪炮声打响之后的1980年10月,你毅然来到了云南边防,来到了血火疆场。
当初你在三营十四连。新兵集训结束,刚下连队不久,你就成为新兵中的佼佼者送去教导队培训,你苦学苦练,以优异的成绩回到了连队。
1982年5月,我们十二连接守扣林山阵地,你又受命从十四连加强到了我们十二连。
在扣林山阵地不久,你当上了班长。无论是站岗放哨,还是战备执勤,你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尊敬领导团结同志,对战友像兄弟一样。多少次你带着新战友站岗,多少次你把自己的干粮节约下来让给了新战友;当新战友在阵地胆怯之时,当新战友家中遇到困难之时你都积极帮助他们,耐心做好工作。由于你自身要求严格,工作认真负责,你所在的班在扣林山防御作战中,从没有出过差错,确保了各项工作任务的完成,在连队干部和战友的心目中都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十二连扣林山防守任务结束,你作为战斗骨干,留下转到十四连继续防守扣林山阵地,你二话不说服从组织安排,安心留在扣林山,继续出色地完成各项任务。
后来,你退伍回到家乡,我们大多数战友未能与你相见。直到去年四月,“戍边英雄连”纪念收复老山作战34周年聚会时才与你重逢,你对战友还是那么热情,还是那么温暖。聚会过后,你还经常和战友们交流,分享你的喜悦,分享你的幸福,从没有见你提过生活中的不愉快,从没有见你提过你生病。直到你去世的前几天,你的朋友圈都是分享的生活的愉悦。没有想到的是,你旱就重病在身,只是没有言表。
去年聚会时,我们十二连参战退役的老兵都说过,三年以后,我们要在成都再聚首。而今你却过早地离开了我们。生命定格在纪念对越作战四十周年的岁月里,和无数战友一样留在我们的心中。我们为失去了一位好战友而悲痛,我们为失去了一位好兄弟而难过。
今天,我们只有悲痛,只有难过,我们的心情无法言表,我们只能说,安息吧,言平战友,天堂里面没有病痛,天堂里面没有烦恼,愿你一路走好!
“戍边英雄连”参战退役老兵
2019年2月22日

     
           








在冯言平战友追悼会上的悼词
----平昌1980年赴云南边防参战退役战友

        大梁山垂首,巴河水流泪。2019年2月13日,正月初九。在这个举国欢庆万家团圆的春节里,我们惊悉我们的好战友冯言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离开了人间,生命定格在57岁的年轮里,我们难以接受,我们悲痛无比!
冯言平战友,在1980年10月同我们600多名平昌战友一道参军入伍坐闷罐车奔赴云南边防。
在部队期间,他成为新兵中的佼佼者,当年就被送到教导队作为骨干培训,后来当了班长。1981年5月,扣林山战斗之后,从边防十四连调到边防十二连接守扣林山阵地。1983年12月,光荣退伍回到生他养他的平昌县白衣镇的大梁村。他先后干过泥土工,搞过建筑,在外面工厂打过工,生产过袜子。
冯言平战友在部队期间,表现良好,工作勤奋。无论是当战士,还是当班长,他听从指挥服从命令,对同志,真诚友好。苦活累活抢在前,危险时刻走在前,多次受到连队的表扬和奖励。
退伍回到家乡后,他白手起家,艰苦创业。自己修了新房,结婚生子。把自己的家庭搞得红红火火。
正当他满怀激情努力奋斗之时,1991年病魔来到了他的身边,他身体贫血病倒了,后来侵袭到了他的心脏。他被迫于2016年停止了他的奋斗,以养身为主。生活过得极为困难,但他很少向别人提过,我们大多数战友不知道他家庭的困难,不知道他身体有病。相反,战友有什么事,别人有什么困难,他都尽量出面,尽量参加,出钱出力。体现了对战友的深情,对他人的友爱。
就是这样一个曾经对社会作出过贡献的人,对他人非常友善的人,没有想到,却在这个充满希望的春天里离开了我们。
他的离去,是我们战友的一大损失,更是他家庭的一大损失,我们战友需要他,他的家庭更需要他,他的妻子还年轻,他的儿女才成家,他的孙子还幼小。但是,我们无法怨天,我们无法怨地,我们只希望他一路走好,在天堂过上幸福的日子。
安息吧,战友!
永别了,战友!
来生我们还是战友!

平昌县1980年赴云南边防战友
2019年2月22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冯言平战友追悼会上的悼词

----“戍边英雄连”退役老兵

巍巍扣林垂泪,滔滔盘龙默哀。正当我们“戍边英雄连”在全国各地的参战退役老兵和全国人民一道万家团聚欢庆新春佳节之际,我们惊闻我们的好战友冯言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开人世。我们心情沉重,我们悲痛万分!
由于山隔水远,我们不能前来悼念,我们只能派代表表达我们的哀思。
冯言平战友,当年你和你们平昌战友一道,在对越作战枪炮声打响之后的1980年10月,你毅然来到了云南边防,来到了血火疆场。
当初你在四营十四连。新兵集训结束,刚下连队不久,你就成为新兵中的佼佼者送去教导队培训,你苦学苦练,以优异的成绩回到了连队。
1982年5月,我们十二连接守扣林山阵地,你又受命从十四连加强到了我们十二连。
在扣林山阵地不久,你当上了班长。无论是站岗放哨,还是战备执勤,你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尊敬领导团结同志,对战友像兄弟一样。多少次你带着新战友站岗,多少次你把自己的干粮节约下来让给了新战友;当新战友在阵地胆怯之时,当新战友家中遇到困难之时你都积极帮助他们,耐心做好工作。由于你自身要求严格,工作认真负责,你所在的班在扣林山防御作战中,从没有出过差错,确保了各项工作任务的完成,在连队干部和战友的心目中都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十二连扣林山防守任务结束,你作为战斗骨干,留下转到十四连继续防守扣林山阵地,你二话不说服从组织安排,安心留在扣林山,继续出色地完成各项任务。
后来,你退伍回到家乡,我们大多数战友未能与你相见。直到去年四月,“戍边英雄连”纪念收复老山作战34周年聚会时才与你重逢,你对战友还是那么热情,还是那么温暖。聚会过后,你还经常和战友们交流,分享你的喜悦,分享你的幸福,从没有见你提过生活中的不愉快,从没有见你提过你生病。直到你去世的前几天,你的朋友圈都是分享的生活的愉悦。没有想到的是,你旱就重病在身,只是没有言表。
去年聚会时,我们十二连参战退役的老兵都说过,三年以后,我们要在成都再聚首。而今你却过早地离开了我们。生命定格在纪念对越作战四十周年的岁月里,和无数战友一样留在我们的心中。我们为失去了一位好战友而悲痛,我们为失去了一位好兄弟而难过。
今天,我们只有悲痛,只有难过,我们的心情无法言表,我们只能说,安息吧,言平战友,天堂里面没有病痛,天堂里面没有烦恼,愿你一路走好!


“戍边英雄连”参战退役老兵

2019年2月26日

     


在冯言平战友追悼会上的悼词

----平昌1980年赴云南边防参战退役战友

大梁山垂首,巴河水哀鸣。2019年2月13日,正月初九。在这个举国欢庆万家团圆的春节里,我们惊悉我们的好战友冯言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离开了人间,生命定格在57岁的年轮里,我们难以接受,我们悲痛无比!
冯言平战友,在1980年10月同我们600多名平昌战友一道参军入伍坐闷罐车奔赴云南边防。
在部队期间,他成为新兵中的佼佼者,当年就被送到教导队作为骨干培训,后来当了班长。1981年5月,扣林山战斗之后,从边防十四连调到边防十二连接守扣林山阵地。1983年12月,光荣退伍回到生他养他的平昌县白衣镇的大梁村。他先后干过泥土工,搞过建筑,在外面工厂打过工,生产过袜子。
冯言平战友在部队期间,表现良好,工作勤奋。无论是当战士,还是当班长,他听从指挥服从命令,对同志对战友真诚友好。苦活累活抢在前,危险时刻走在前,多次受到连队的表扬和奖励。
退伍回到家乡后,他白手起家,艰苦创业。自己修了新房,结婚生子。把自己的家庭搞得红红火火。
正当他满怀激情努力奋斗之时,1991年病魔来到了他的身边,他身体贫血倒下了,后来病魔侵袭到了他的心脏。他被迫于2016年停止了他的奋斗,以养身为主。生活过得极为困难,但他很少向别人提过,我们大多数战友不知道他家庭的困难,不知道他身体有病。相反,战友有什么事,别人有什么困难,他都尽量出面,尽量参加,出钱出力。体现了对战友的深情,对他人的友爱。
就是这样一个曾经对社会作出过贡献的人,对他人非常友善的人,没有想到,却在这个充满希望的春天里离开了我们。
他的离去,是我们战友的一大损失,更是他家庭的一大损失,我们战友需要他,他的家庭更需要他,他的妻子还年轻,他的儿女才成家,他的孙子还幼小。但是,我们无法怨天,我们无法怨地,我们只希望他一路走好,在天堂过上幸福的日子。
安息吧,战友!
永别了,战友!
来生我们还是战友!

平昌县1980年赴云南边防战友

2019年2月26日

各位战友,我们十二连战友冯言平于二O一九年二月十三日(正月初九日)中午因心脏病医治无效在平昌逝世,终年五十七岁。定于二月二十六日(正月二十二日)晚在老家平昌白衣镇(小地名三房湾)举行告别仪式。冯言平战友于一九八零年十一月二十日从平昌县应征入伍,在边防十五团三营十二连一排三班任班长。一九八二年坚守扣林山,最后留守扣林,于一八四年一月一日退出现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活着就应该满足

一一在云南边防,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军旅十八年,我在云南边防整整十年。
先在边防十二连(中央军委授予"戍边英雄连")任战士,后在边防七连(中央军委授予"边防钢七连")任排长,再在机关任干事。
十年,3600多个日夜,我大部分时间在扣林山、老山、八里河东山阵地战斗生活,即使后来到了机关,也是服从和服务于前线阵地。经常穿越生死地带,奔赴前线哨所。与死神打交道是我们不可回避的话题。回想起来,我至少有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一次是1981年的6月28日,我们刚刚接守从敌军手中夺回的扣林山阵地不久。那天,团工兵防化连为我连开辟通路,我们班的任务是在工兵排雷后砍草,我被班长安排为排雷和砍草站岗。那天雨雾茫茫。工兵小组在草深林密的地方开始排雷,我站在地势稍高的地方警惕地注视着敌情,我们班其他人紧随工兵小组排雷后砍草。不知过了多久,“轰”的一声,地雷爆炸。距离我大概二十多米的地方,草丛中传来连续的呻吟声。连长甘贵华闻声而动连忙带人赶赴现场找到他们把他们抬了出来,工兵受伤四人。我被换岗和连队其他战友把他们往阵地下抬。还没有等我们抬下阵地,就有两个人牺牲了,其中一个是我同县入伍的战友冯和阶。先前,我们在开行排雷场途中,听说工兵防化连来人中有我同县的战友,我还前去打听,并与′他们说过话,只是我不知道那天工兵防化连是否只有他冯和阶唯一一个同县战友前来。

第二次是1981年7月21日。距我县战友冯和阶牺牲后二十多天。全连都在挖战壕修工事。一人一段,相距十多二十米。大家各自忙着尽快完成自己的任务,挥汗如雨,未能停歇。突然一声闷响传来,我们长期在阵地,知道地雷与枪炮声音的区别。地雷爆炸了。我们都沿开挖的战壕跑到爆炸点,副班长周兴福倒在泥土中,整个人几乎都扑上了泥土,肠子都掉出来了。我们赶紧找来担架把他往阵地下抬,可惜在下阵地的路上他就“光荣"了。后来,部队给他追记了三等功。 他是四川叙永县人,我们为失去了一个好战友,好乡友,好兄长而悲痛。

第三次是1984年11月,我在边防七连任一排长。那段时间,我带领全排在执行出击13号界碑的守卫任务,驻守被誉为八十年代上甘岭阵地的边防五连坑道一侧。敌军不甘失败几乎天天对我驻守点进行炮击。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敌军一发炮弹呼啸而来,我正命令暴露在外的战士快速转移坑道时,我排一个来自春城昆明的年轻战士朱正德未能快过飞速而来的炮弹,几乎在炮弹的正中点被炸倒,身上未见一处伤痕,只是口中闷出了鲜血一动不动,他是被巨大的冲击波击倒的。而同我一道躲过这一发炮弹的战士吴方芹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纵身一跃跳进了一堵残墙的窗台幸免一劫。朱正德停止了呼吸当场牺牲,19岁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边疆。他前一天下午还在已经撤离的边民荒芜的菜地里发现了一丛炮弹尚没有摧毁的白菜并采了回来,用固体酱油凉拌给班上战友补充新鲜蔬菜营养,他对我说,不是战友们新鲜蔬菜缺乏,他是不会去暴露地段釆那一丛白菜的,没想到第二天就瞬间不在,我和吴方芹距他还不到十米。

离开云南边防,我又在某集团军部队和武警序列服役。十八年间,我四次荣立三等功多次受到上级表彰奖励,转业地方工作也得到了组织的认可。回味我的人生,与无数的英烈相比,与牺牲的战友相比,我们做得太少,我们付出太少。我们活着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奖赏,我们应该庆幸!我们应该满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碧血写青史 丹心激后人

一一丁卯清明麻栗坡烈士陵园记事
(1987年公开发表)

簇簇花环,表不尽对烈士的无限哀思;
涟涟泪水,述不完英雄的不朽业绩!
  青山肃穆,万物默哀。
   1987年“四.五”清明。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雨后天晴。
      在这片静谧的土地上,一队队整齐的解放军战士,一群群佩带白花的学生,还有工人、农民以及归国华侨,他们迈着沉重的脚步,抬着各式花环,捧着家乡的特产,正在给烈士们扫墓。
随着扫墓的人流,我们来到这里哀思往日的战友。我们所到之处,每一座墓前都摆上了鲜花、树枝、糖果和烟、酒。
     在一座墓碑上镶嵌有照片的墓前,几个军容严整的战士正在脱帽默哀。碑文中写道:张正光烈士,生前系云南边防某部副政委,云南武定县人,1949年生,1969年入伍,1984年5月20日在老山作战中光荣牺牲。一个战士指着墓碑对我们说:“他是这陵园中年纪最大,职务最高的一个烈士。他为了抢救战友,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离开张正光烈士之墓,我们被一群围聚的人们吸引了过去。原来这里是一等功臣、“战斗英雄”韩跃奎烈士之墓。韩跃奎烈士系贵州省贵阳市人。这次他的母亲、哥哥、姐姐等一行五人,带着他生前爱抽的烟、爱喝的酒,爱吃的糖来祭奠他。他们把糖、烟摆在墓前,母亲还把酒洒在碑上。姐姐强忍着泪水给大家讲述着烈士生前的事迹和在战斗中的壮举。同时,在生前和韩跃奎烈士是同乡的黄秀峰烈士墓前,却出现了这样的场面:烈士的母亲、姐姐都已哭干了泪水,墓前点着的香正在静静的燃着,4岁的小侄女一动不动地跪在坟前,边哭边讲到“舅舅,我的好舅舅,我来看你来了,我现在正在上幼儿园,我一定向你学习、、、、、、”。从烈士姐姐那里了解到:黄秀峰烈士在1984年4月28日攻打老山的战斗中,带领全班冒着密集的炮火向敌某高地冲击时,在炮弹炸断右臂的情况下,仍然坚持爬着指挥全班向敌阵地冲击,不幸踩响了敌人埋设的地雷光荣牺牲。
正欲转身,纪念碑一侧又传出了阵阵悲痛的哭声,我们匆匆赶过去,一位老大妈正伏在烈士刘树林的墓前伤心地哭着。他来自四川巴中县,是烈士的母亲。陪她一起来的大儿子和么女儿一边流着泪,一边劝她老人家不要过分悲伤。后来这位老人告诉我们,刘树林是她的三儿子。1981年,树林同他大哥一起参军来到云南边防。1983年,他大哥退伍时,他以自己年纪小还可以再干一年留在了部队。他们连在1979年反击战中被中央军委授予“攻坚英雄连”。1984年5月15日,在攻打某高地的战斗中,树林带着“尖刀班”正向纵身穿插,不幸被一发炮弹炸断了左手,但他仍然向前爬去,接着又一发炮弹飞来,他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在他的身后留下了约5米长的血路。老人揩了揩眼泪,继续说道:“树林牺牲后,他的未婚妻乌俊华连哭了三天三夜,我们怎么劝也劝不住。后来她硬是成了我们家的人---去年10月1日,与我二儿子办了结婚手续。这次她很想来,但由于身怀有孕行动不便,就叫我们代买了‘纸钱’烧在树林的坟前”。
     就在刘树林烈士墓碑下方的不远处,张相华烈士的的墓前。一位神情忧郁、显得有些苍老的老大妈正呆呆地坐在那里。她一个人从山东邹县来,是张相华烈士的母亲。此时,她没有放声痛哭,也没有流泪,只是眼圈红红的,望着儿子的墓碑出神。她告诉我们,她刚把从故乡带来的泥土培在儿子的坟上,并且还在儿子的坟前栽了一株桂花树。
暮色渐渐降临了,而扫墓的人却久久不愿离去,我们从扫墓的人群中来到纪念碑前。看着那一排排巍严的墓碑,我们想起了写在纪念碑背面的朱德同志的话语:“你们活在我们的记忆中,我们活在你们的事业中”。我们禁不住发自内心地呼喊:为国捐躯的英烈们,你们安息吧!祖国忘不了你们,人民忘不了你们,你们血写的青史,身筑的丰碑,将永远激励着祖国的亿万儿女!

张勇 刘政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收藏:1144 | 帖子:3万

侵权举报: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举报电话:0827-6262626